<dd id="DB2"><blockquote id="DB2"><ruby id="DB2"></ruby></blockquote></dd>
  • <var id="DB2"></var>
  • <div id="DB2"></div>
  • <dd id="DB2"></dd>
    <track id="DB2"></track>
  • <li id="DB2"></li><div id="DB2"><nobr id="DB2"><address id="DB2"></address></nobr></div>
  • <dd id="DB2"><thead id="DB2"></thead></dd>
  • <code id="DB2"><rt id="DB2"></rt></code><var id="DB2"></var>
  • <meter id="DB2"><mark id="DB2"></mark></meter>
  • <code id="DB2"><del id="DB2"><pre id="DB2"></pre></del></code>
    原创

    第二卷 天下大雪 第二百章 因为你是裴旻的女儿-剑骨-笔趣阁

    这会儿正是夜市繁华之际,街道上车马行人太多,导致南宫厉的马车行驶速度并不快,这就方便了顾娇跟踪。顾娇揣测是南宫厉刺杀萧珩的任务失败,为了减轻罪责故意装作重伤不治的样子。不论怎样,南宫厉此人都并不无辜。从胡同穿过去后是另一条相对清净的街道。但也正因为人烟少了,增加了顾娇暴露的机会,顾娇不得不越发放轻步子。车夫放下脚凳,将南宫厉搀扶了下来。适才在二楼隔得远,看不太清,这会儿近了些,灯笼的光线又全打在了南宫厉的脸上,顾娇才发现南宫厉的伤势确实不容乐观。看来常璟那一剑不仅是断了他一臂,还伤了他的根基,他想恢复如初基本不可能了。她是见过南宫厉的,见过真人也见过画像,但她不确定南宫厉是否见过她,又是否在调查萧六郎的时候顺带着调查了她。可万一有——“罢了,爬墙?!?br/>夜色恰如其分地掩盖了她的身形,她循着南宫厉的声音,轻轻地揭开一块瓦片。顾娇如今燕国话十级,自然不存在听不懂二人谈话的情况。掌柜叹了口气:“殿下很生气,说为什么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?!?br/>掌柜忙道:“将军劳苦功高,殿下也说了,让将军好生养伤?!?br/>“殿下也是在气头上,将军对殿下的忠心殿下又会不明白?”能被称作的殿下的只能是大燕皇族。难道萧珩与大燕皇族有什么关系?目前看来这个掌柜有三重身份,第一重就是铺子里的掌柜,第二重是那位殿下的线人,第三重则是南宫厉的心腹。南宫厉蹙眉道:“我那会儿昏迷不醒,无法告知他们伤了我的就是暗夜门少门主。等我在南宫家醒来,他们已经离开?!?br/>怎么又成暗夜门少门主了?顾娇一头雾水。南宫厉冷冷一哼:“告诉了又能怎样?他们是能杀了他们少门主为本将军报仇吗?少门主伤了本将军,但他们的护法同样地救了本将军,以老门主护犊子的尿性,一定会说功过相抵,才不会大义灭亲?!?br/>南宫厉冷声道:“但本将军咽不下这口气!”南宫厉却不往下说了:“这件事我自有安排。殿下那边你多替我留意一下,我虽伤了身体,可到底兵权在手,对殿下还算有用?!?br/>“我知道了?!蹦瞎鞯酒鹕砝?,不小心扯到断臂的伤口,他疼得倒抽一口凉气,下意识地抬起左手去扶,却不小心撞掉了一幅多宝格上的字画。顾娇定睛一看。确切地说是沧澜书院第一美人的画像。南宫厉曾劫持过萧珩,认得萧珩的脸——掌柜躬身将画像拾起来卷好,讪讪地说道,“是六国美人榜上的画像,沧澜书院新来的美人?!?br/>顾娇收回了银针。宣平侯知道自己拐回来的是暗夜门门主的宝贝儿子吗?南宫厉走后,顾娇缓缓将瓦片放回去,翻身跃了下来。顾娇犹豫了一下,决定今日到此为止。可计划赶不上变化的是,萧珩竟然与小净空一道出现在了附近。好巧不巧,那间绣楼就在当铺的对面。小净空将小脑袋伸出窗外,好奇地一阵乱看。 顾娇看见他,基本就确定萧珩也在马车上了。上了。马车的帘子被掀开。而像是有冥冥之中有某种的吸引似的,南宫厉下意识地朝对面的马车看了过去。他晒成小黑蛋了,与夜色融为一体,倒是不显容貌。就在萧珩躬身走出马车的一霎,顾娇忽然拾起脚边的一颗小石子,猛地朝南宫厉砸了过去!四周的侍卫纷纷将南宫厉与马车合围起来。一名侍卫说。南宫厉朝马车望了一眼,什么也没看见,这会儿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在那辆令他心生不妙的马车上了。他捂住脑门儿上的大包,厉喝道:“给我追!”八名侍卫一拥而上,朝着石子投来的方向追了过去。她快速撤离。就在她路过一条小巷子时,忽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,捂住她的嘴,将她拽了过来。“是我?!?br/>顾娇收了手,扭头看向他。南宫厉的八名侍卫从不同的方向合围过来,最终锁定了这辆马车。侍卫们彼此交换了一个警惕的眼神,其中一名侍卫问道:“马车里是谁?出来!”顾娇照做了,发现里头是一套崭新的女子衣衫,从风格上看像是苏雪的。顾娇将苏雪的衣裳套在外面。沐轻尘的本意是让顾娇直接换上,他并不知身边之人是女子,自然不认为有什么不方便换衫的,但见顾娇这么硬套他也没起疑,只以为顾娇领会错了自己的意思。并不是谁都见过轻尘公子的,但他衣着不凡,自带贵族气场,侍卫们齐齐愣了愣。“原来是轻尘公子?!毕惹敖邢氖涛拦笆中辛艘焕?,“失敬?!?br/>沐轻尘反客为主:“回答我的话,你们是什么人?”侍卫犹豫,南宫厉是暗中出行,侍卫们全都没穿南宫家的衣裳,他自然不敢擅作主张泄露南宫厉的身份。南宫厉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了另一端的巷口。马车在十步之距的地方停下,车夫为南宫厉打开帘子。如果忽略他头上那个大包的话。沐轻尘客气而不失疏离地打了招呼:“原来是南宫将军,我听闻南宫将军身受重伤,看样子恢复得不错?!?br/>南宫厉不与他打太极,直言道:“我正在追查一名刺客,追到这里就不见了刺客的踪影,不知轻尘公子可有看见?”南宫厉深深地看了沐轻尘一眼:“沐公子的马车上似乎还有一人?”沐轻尘说道:“是我三妹妹,她染了风寒还跑去客栈看我,我正要送她回府?!?br/>沐轻尘将帘子挑开了些,让顾娇也露了出来。沐轻尘对顾娇道:“是南宫将军?!?br/>可顾娇怎么会给这种人行礼?语气有点儿拽。南宫厉一直在观察顾娇,倒是没在意沐轻尘的惊诧。他最终没看出任何破绽,最终带着侍卫离开了。“哦?!惫私炕换亓松倌暌?,半点儿也不心虚地说道,“爱听戏,学过一点点?!?br/>有那么一瞬,他差点以为自己同窗是女子!顾娇:“是你让我换上的?!?br/>顾娇戴着面纱,披散着长发,那双清冷的美眸在他眼底无限放大。顾娇道:“没有,我只是朝他扔了一块石头?!?br/>顾娇凶巴巴地说道:“谁让他儿子欺负我?我生气!” 沐轻尘:“……”

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hkmywk.com/txt/196739/

    精美评论

    Comments

    都要
    这个世界
    °扯淡

    在回去的日子里我要和你在同一个城市。

    岁岁
    送一束鲜花愿你我友谊永不凋残。
    娲都
    万物可爱

    热门推荐:

      第794章-宋三喜张红梅全本-笔趣阁 第二百七十六章:四门一品大炮?中洲龙鼎要成了?-大魏读书人无广告-笔趣阁 第二卷 天下大雪 第二百章 因为你是裴旻的女儿-剑骨-笔趣阁